米菲安-佛系寫文

我最愛鑽A御澤,特傳冰漾大愛~~~
同時也是一個瘋瘋癲癲的業餘小說家!
目前本業是學生

【鑽A御澤】【澤村生賀】即使隔著太平洋我依然會記得的日子

*澤村生賀
*御幸打大聯盟中
*先虐後甜

難得今天不用比賽,教練便很好心的放了澤村榮純兩天假,而他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瘋狂的奪命連環call ,要遠在美國打職棒的御幸一也把那兩天空下來,回來日本陪自己。

御幸先是不著痕跡的調戲了澤村一遍,然後才笑著對已經炸毛的澤村承諾會將那兩天的行程排開,最後才對澤村說:「榮純,我好想你。」

即使分隔兩地,即使彼此之間隔著一片太平洋,他們也能夠明白對方的想法,最初,他們便是為了彼此的夢想,而做出了妥協;一個人獨自留在東京,而另一人則隻身前往異國,為自己的未來努力著。

「我也是,」澤村笑著這麼說:「一也,我也是。」

「那到時候我回去的時候,看到我可不要哭出來喔~」即使身在他鄉,御幸總不忘要挑逗澤村一番。

而澤村也很給面子的露出貓眼,紅著臉回道:「誰、誰回會哭啊?會哭的明明就是你!看到我可不要太感動。」

兩人又嘻嘻哈哈的聊了一會兒,澤村和御幸這才依依不捨的結束視訊,各自休息去了。

可是,一直到前一個禮拜,當御幸和澤村兩人在視訊時,御幸才有些吞吞吐吐的說:「榮純,我下個禮拜可能沒辦法回去了。」

澤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激動地問:「為什麼?我們不是早就說好了嗎?」

御幸連忙安撫,「我本來也和總教練請好假了,可是前幾天經理突然跑來告訴我那兩天有場交流賽,真的推不掉,抱歉了……」

御幸用誠懇的眼神看著澤村,卻發現一向多話的澤村居然一句話都不說,這樣的狀況讓御幸著實慌了手腳,「榮、榮純,你還好嗎?」

「渾蛋眼鏡,你乾脆永遠不要回來好了!」吼完後,澤村便關閉了視訊。

見到這個反應,就算是御幸也瞢了,雖然繪撥了好幾次,可是都沒得到回應。

今夜,是個難眠的夜晚。

倉持洋一在看到一向開朗的小學弟居然在自己生日當天悶悶不樂,自認聰明的他,第一個矛頭就指向了某個旅美球員,在心裡默默的問候了他家祖宗十八代。

而目前正在某地的御幸狠狠的打了一個噴嚏,對此御幸表示,這絕對是因為澤村在想他,而不是因為某個損友在怨懟他。

和好友、前輩、後輩們玩了一整天之後,澤村帶著疲倦的身子回到租屋處,那本是御幸和他的家,如今枕邊人懷抱著夢想與憧憬到了異國,而他卻還隻身一人守在這宛如空殼的房子,曾屬於御幸的一切,也隨著他越來越少的回國次數,也漸漸消失的無影無蹤,經過鄰居門口傳來了陣陣飯菜香,澤村這才驚覺已經到了晚餐時間,明明不怎麼餓的肚子開始發出抗議聲響。

澤村想起了不算遙遠的過去,每當打開家門時,迎接他的永遠是撲鼻的飯菜香以及一句溫柔的「歡迎回來」;澤村揉了揉發酸的鼻子,從背包拿出鑰匙打開家門,本應是一片黑暗的房子,卻被燈光點亮了,而廚房也傳來了炒菜聲,澤村走近一瞧,發現了自己最熟悉的背影。

將最後一道菜裝盤的御幸正準備端到桌上,回頭才看到自家的小柴犬已經趴在門邊哭得滿臉都是了,他騰出手拍了拍小柴犬的頭,笑著說:「歡迎回來,去洗手準備吃飯了。」

澤村用手抹了抹臉,乖乖地去洗了手坐到餐桌旁,等到開飯了,御幸才對異常安靜的澤村解釋道:「抱歉了榮純,其實我騙了你,你應該沒事吧?」

「……渾蛋眼鏡,下次你敢再騙我,就一輩子都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

驚覺不妙的御幸趕緊從冰箱裡拿出親手製作的蛋糕放在澤村面前,並從懷裡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後拿了一枚戒指,「生日快樂榮純,我愛你。」說完便套上了澤村的無名指,又親了親澤村的臉頰。

澤村突然伸手抱住了御幸,把臉埋進了對方的懷裡,「渾蛋眼鏡,最喜歡你了!」

之後的事,還是別去太過關注吧~

畢竟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

拖了快一個月的生賀終於讓我生出來了!

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我接到一個讓我瞬間哭出來的消息,

一直很挺我的御澤醬終於脫離險境了,看到他在噗浪的留言,我真的瞬間掉下淚來,我真的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其實這篇早就寫完了,只是一直沒有動力打,看到御澤醬的留言,我就決定要在今天就打出來。

@御澤一生推 謝謝奇蹟把你又帶回我身邊,往後的日子還請多多指教喔!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