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菲安-佛系寫文

我最愛鑽A御澤,特傳冰漾大愛~~~
同時也是一個瘋瘋癲癲的業餘小說家!
目前本業是學生

鑽A御澤 五年的離別 5. 驚喜

5.

 

 

現在時間正好十點,御幸一也目前正和隊友們在球場裡東奔西跑。

 

時間回到稍早前,當御幸和倉持洋一打打鬧鬧的走到集合地點時,他們的總教練只對眾人丟下了一句:[那位投手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和我走散了,麻煩各位去把它找回來了。]

 

倉持一聽,頓時肝火都上來了,一臉不良的烙狠話,[到底是哪個渾蛋?!好、很好、非常好,就不要被我第一個找到,不然老子鐵定拿它來練格鬥技!]

 

其實不只是倉持,對上也有許多人聽完火氣也上來了,只有御幸第一個想起現在理應在家的某投手,馬上第一個衝出去,就連倉持在後頭的呼喊彷彿只是一些葛有可無的噪音罷了。

 

當御幸慢慢接近二軍的訓練場地時,漸漸地放慢了腳步,他不禁自嘲的笑了,[那傢伙怎麼可能會來,應該會有更好的球隊去找他才對......]可當御幸抬頭看向前方時,除了二軍的成員們跑動的身影外,更看見了不屬於這裡的背影。

 

那個不算單薄的身影,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二軍的成員進行守備練習。明明就近在咫尺,可御幸卻又覺得那人如此虛幻,就如同五年來,每每夜深人靜之時,御幸在夢境中總是與自己擦身而過,像握卻握不著的那雙溫暖的手。

 

五年的空白,是真的能夠填補的嗎?

 

明明伸手可得,御幸卻好像喉嚨被東西塞住一般,喊不出那人的名字,如同五年來,每每夢饜輪迴時,御幸總是無法再次親耳聽見那人用不同於平時的溫柔嗓音安撫著自己。

 

五年的離別,是真的能夠遺忘的嗎?

 

這時,那人好像才藝是稻子己已經迷路的事實,急忙轉身想要尋找一個能夠求助的人,然而卻在轉身的瞬間,與御幸四目相對了。

 

澤村榮純露出了如陽光一般的笑容,對著御幸揮了揮手,喊道:[呦!御幸!]

 

對於自己剛剛的迷思,御幸知道自己已經找到答案了,而答案就是現在正往自己跑來的那人。

 

看著澤村往自己身上撲,御幸伸出手緊緊地將愛人抱在懷裡;御幸收緊了手臂,五年日思夜夢的人兒現在真的真真實實的在自己懷裡,之前的那些胡思亂想什麼的,以後再也不需要了,何況......有現成的豆腐可以吃,不把握住的話他就不叫御幸一也了!

 

一直把臉埋在御幸胸膛的澤村這時抬起頭,蜂蜜色的眼睛對上對方的褐色雙眸,澤村歪了歪頭,[御幸,不問嗎?]

 

御幸望著那雙令自己深深著迷的蜂蜜色眼眸,捏了捏澤村的鼻子,[笨蛋,看到你出現,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你又幹了什麼好事?你在想什麼我還不知道嗎?]

 

澤村只覺得有股熱流竄過自己的臉,御幸邊笑邊看著澤村的各種反應,然後俯身吻著澤村的雙唇。

 

突如其來的吻,讓澤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閉上眼,感受御幸那如此靠近的鼻息;在缺氧的前一秒,御幸終於放開了滿臉通紅的澤村,差點缺氧的澤村,輕喘著氣,用貓眼瞪像突然吻自己的御幸。

 

忽然間,御幸的背受到了某人的重擊,而罪魁禍首的倉持在背後怒氣沖沖的大罵:[渾蛋四眼!我們在那裡找人找得快累死了,你居然敢給我在這裡秀恩愛!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御.幸.一.也!!!!!]

 

御幸還能說什麼呢?只好轉身陪笑,[因為我家的榮純君為了我放棄自己的大好前程,真的太令我感動了~~~所以才一時忘記要通知倉持君你們啊~]

 

[你少給我唬爛了!誰不知道你這個從裡黑到外的傢伙分明是故意的!]倉持氣到臉部漲紅,恨不得現在就把御幸就地正法。

 

原本臉上的潮紅已經稍微退去的澤村,突然意識到自己和御幸剛剛的互動全被前輩看的一清二楚,馬上又滿臉通紅,躲在御幸的身後。

 

倉持看到澤村躲在御幸後面不肯出來,一伸手就是抓住澤村的衣領,順手拖出來,殺氣騰騰的樣子嚇的澤村連忙站直,[好啊,你沒事隨便亂跑幹什麼,事太久沒被我教訓了,皮在癢了是不是?啊?]

 

看著倉持一副想把自己殺之而後快的姿態,澤村趕緊求饒:[冤枉啊~倉持前輩!在下只是想熟悉一下環境而已,誰知道走到一半忘記回去的方向,然後就走到這裡了。]

 

倉持終於忍不住了,一拳就往據說是自己後輩的澤村的頭頂灌下去,然後不顧後輩的哀號,硬是把澤村推回池面惡友的懷裡,面對這對無時無刻都能秀恩愛的笨蛋投捕情侶,倉持的心中時常被一句話佔據:[真想讓這對恩愛投捕消失在我眼前。]

 

御幸穩穩地接住被推過來的澤村,心裡明白倉持雖然嘴上罵歸罵,實際上卻比誰都還要疼愛澤村,說是親哥哥也不為過。一想到澤村那種誇張的好人緣,御幸已經不知道第幾次慶幸澤村最後還是選擇和自己在一起了;要是當初沒有搶先一步先跟澤村告白,某笨蛋可能會被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捕手後輩奧村光舟給搶走了。就連御幸都不得不佩服,奧村那小子真的很會拐澤村,甚至還利用了當初御幸對澤村說出了[王牌投手優先]時,趁澤村對御幸心灰意冷的時候,煽動澤村投向自己的懷抱。

 

當時只覺得自己只是為了球隊所以當御幸說出那句話時,壓根沒去注意到澤村那個寞落且心死的神情,後來因為澤村不再來吵著要自己替他接球,到後來教練指派奧村和澤村搭檔時,御幸才從倉持口中得知那天澤村因為自己的一句自以為理所當然的話,讓澤村當晚躲在棉被裡面暗自啜泣,不僅讓自己永遠差點失去澤村,更知曉了奧村追求澤村的事實。

 

在惡友的一句[你再不出手,小心那個笨蛋真的會被搶走!],御幸終於發現了自己的情感,最後抱得美人歸(?)。

 

[御幸!御幸!御.幸.一.也!渾蛋四眼!我在叫你,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啦?!]

 

陷入回憶的御幸連忙把飛出去的魂拉回來,看著懷裡的愛人鼓著臉頰,用眼神對自己抗議,御幸趕緊道歉:[抱歉,走神了。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倉持前輩說該去集合了,要走了!你居然還發呆,你是多希望今天睡客廳?]澤村心裡開始盤算著要今晚怎麼把御幸趕到客廳自己睡。

 

[咦~?你捨得讓你老公我一個人睡客廳嗎?榮純君~]好不容易愛人才剛從太平洋的另一頭回到自己身邊,御幸哪裡願意和澤村分房睡,御幸可是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都待在澤村身邊。

 

[當然捨得!!!!!!]澤村紅著臉推開的御幸,轉身跟著早一步先走的倉持一起前往球場。

 

御幸笑著跟上澤村的腳步,反正他們兩個之間還有很多時光可以攜手走過。


---------------------------------------------------------------------


我無能,明明打一半了,居然沒有繼續打下去的體力......(土下座

下一篇我寫好了說,明天要上課,下個禮拜吧......

另外,喜歡我的話,就動動小手關注我唄~~~

#小米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