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菲安-佛系寫文

我最愛鑽A御澤,特傳冰漾大愛~~~
同時也是一個瘋瘋癲癲的業餘小說家!
目前本業是學生

鑽A御澤 五年的離別 6. 嫉妒

6.

 

[這位就是從美國大聯盟R隊退役的投手,澤村榮純,從今天開始會在我們球隊擔任投手。]

 

[在下是澤村榮純,還請各位多多指教!!!!]元氣滿滿的大嗓音,澤村榮純對眼前的眾人深深的一鞠躬。

 

[那麼......]監督看向站在人群中的御幸一也,[御幸,你就跟澤村搭檔吧。你們不是在高中就是搭檔了?那就沒有適應的問題了,記得跟千早說一下。]

 

[是!]簡單的回應後,御幸發現澤村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他給了澤村一個可以迷死成千上萬個女性的微笑,並用口型對澤村說:[請多多指教囉,搭.檔~]

 

[好了,介紹就到這裡,解散!]

 

[是!]

 

[澤村、御幸。]當所有人都走回自己的訓練的位置時,監督叫住了正準備要離開的澤村和御幸。

 

御幸腳步一頓,回頭看著監督,[有什麼事嗎?],而身後的澤村則不著痕跡的抓著御幸的衣服,一臉疑惑的看著監督。

 

[後天有一場二軍練習賽,我知道澤村剛打完明星賽,疲勞應該還在,但是我想讓他擔任後天的先發,所以你先讓他調整好狀態,知道嗎?]

 

[了解!]

 

說完監督就讓御幸和澤村先到牛棚練習了,一到了牛棚,澤村就興高采烈地從背包裡拿出自己的投手手套,[我就知道一定會有投球的機會,好險有先記得放進去!!!]

 

御幸在一旁邊一邊穿著護具,一邊看著自家投手不停的誇著自己[我真是太聰明了!我根本就是天才!]諸如此類的話,御幸無奈地搖搖頭,微微笑著自言自語,[這笨蛋根本沒變嘛!]

 

此時,一名穿著隊服,明顯是投手裝扮的人,正朝著御幸走過來,停在御幸身邊後,開口:[御幸前輩,今天可以請你接我的球嗎?]

 

正好穿好護具的御幸抬頭,看著那人,皮笑肉不笑的說:[抱歉啊,千早君。監督要我先陪澤村調整狀態,所以你先暫時找其他前輩幫你蹲捕吧,反正球隊又不識只有我一個捕手。]看著千早鐵青的臉色,御幸在心裡暗自竊笑,然後轉頭朝著澤村喊道:[澤村,你來一下!]

 

聞言,澤村便屁顛屁巔的跑來,嘴裡還不忘喊著:[你很慢ㄟ!我都已經準備好很久了,你到底都在摸魚什麼啦!]

 

[哈哈,抱歉、抱歉。我跟你介紹一下,]御幸指了指一旁的千早,[這位是"之前"跟我搭擋的千早涼介,也是常常擔任先發的,你可要好好加油啊!不要被後輩壓下去了,傻村~]

 

聽到御幸強調了"之前"兩個字,千早的眼中閃過一抹對澤村的敵意,但他很快就掩飾掉了,他伸出手,對澤村說:[久仰大名了,在大聯盟最被看好的投手澤村前輩,很高興能跟你待在同一個隊伍。]

 

澤村沒發現千早的不善,單純的笑著回握千早伸出來的手,[哪裡、哪裡。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站在旁邊的御幸注意到了千早那若有似無的敵意,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垂下眼眸思考著方才的不善的意義。

 

御幸其實跟千早一直以來都相處得不太好,兩人溝通一直都有著隔閡,因此御幸也想過要跟監督提出更換搭檔的要求,但是千早卻堅持說非御幸不可,讓御幸非常頭痛;若是因為自己跟千早之間的問題,而讓澤村有了什麼萬一,御幸根本想都不敢想,只能事先做好預防措施。畢竟千早原本是以天才投手的名號被招進球隊,並與御幸搭檔,雖然實力非常堅強,但實戰經驗終究還是比不過早已在大聯盟待過五年的澤村。

 

投手之間難免會有些明爭暗鬥,可御幸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澤村在這你來我往的過程中受到傷害,但他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無法完全保障澤村完全不受傷害,有的時候他也必須放手讓澤村自己試著面對以及成長。

 

御幸咬了咬下唇,用複雜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兩名投手,終究還是出聲結束了兩人的交談,[澤村你不是要練投嗎?再不快點時間都要被你用完了。千早君你也趕快去找其他前輩幫你蹲捕吧。]

 

既然是監督的要求,千早也不好再多說些什麼,只是說了句[打擾了]後,便朝其他捕手走去,離去前還不忘多看澤村一眼,那眼神好似在責怪澤村把御幸搶走一樣。

 

好不容易讓千早放棄要自己蹲捕,御幸偷偷地嘆了口氣,拍拍澤村的肩,示意他開始練習了;澤村點點頭,走向投手的位置。

 

見澤村就位,御幸也蹲了下來,說道:[先從四縫線開始,控球記得做好一點啊!]

 

澤村馬上露出貓眼,用右手指著御幸罵道:[你又在小看我了嗎?四眼渾蛋!]

 

看到澤村的貓眼,御幸玩弄他的心都來了,笑著對澤村喊:[喂、喂!我可是前輩啊,不然叫一聲"一也"來聽聽也是可以的~榮.純.君~]

 

發現自己又掉進御幸設下的計謀的澤村,不斷的深呼吸平復自己的高昂情緒,然後朝御幸瞪了一眼,要他不要再玩了;御幸聳聳肩,收起玩笑的表情把手套擺在自己的左手邊。

 

隨著澤村投的球數越來越多,御幸更加確定澤村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時,成長的非常多;對御幸而言,如果以捕手的身分來說,投手的實力當然是越強越好;但身為戀人的御幸來說,他希望澤村在追求極限的過程中,千萬不要失去了那最純真的笑容。

 

澤村在美國究竟看見了什麼、遇見了什麼,御幸真的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自己所愛的那人是個即使遇到挫折、就算跌倒了,也能勇敢跨越,再次以更強大的姿態站起來,展示在眾人面前的笨蛋。

 

眼看賽季即將結束,御幸和澤村即將會有更多的時間來分享彼此五年來的生活點滴。

 

看著眼前的投手,御幸沒由來的想起當時彼此都還是大學生時,在那個雪花紛飛之際,自己對澤村說:[以後,在一起去美國吧。去看看那個令人著迷的舞台。]

 

當時的澤村,先是看著御幸,然後笑著給了御幸答覆:[好啊!]

 

投手丘與本壘有著18.44的距離,正因為這個距離,才讓御幸和澤村有了聯繫在一起的契機。

 

如果說捕手的配球就是為了要幫助投手解決打者,那麼投手只要將最好的那顆球,投進最完美的位置。在御幸眼哩,投球時的澤村是最耀眼的;而在球場時,澤村最喜歡的還是在每投完一球,御幸對自己說的那句[Nice Ball]。

 

只需要一球,便能傳達彼此的心情,現在絕對不是終點,為了實現一直以來銘記在心的約定,兩人都還得繼續向前邁進才行。

---------------------------------------------------------

我爆字數again,現在根本是周更嘛!

想知道我的更文最新資訊,去關注我的噗浪吧!

喜歡我的文章的話,動動小手關注我吧!

#小米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