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菲安-佛系寫文

我最愛鑽A御澤,特傳冰漾大愛~~~
同時也是一個瘋瘋癲癲的業餘小說家!
目前本業是學生

鑽A御澤 ずっと一緒にいている。(一直在一起)

*陰陽師paro

*陰陽師御幸X天狐澤村

*傻爸爸御幸

* OOC.

 

在一片炙熱的火海中,一名年幼的妖狐正無力的癱坐在地,諾大的雙眸帶著不敢置信的神情看著倒在自己面前的兩具一動也不動的冰冷屍體。

 

[騙人......]小小的手顫抖著,緩緩地伸向屍體,彷彿想催眠自己眼前的人不久後就會又站起來,大聲的向自己說一切都是騙他的,然後溫柔地抱起自己,繼續過著一如往常平靜的生活。

 

但無論孩子再怎麼撫摸,面前的妖狐還是永遠無在再次睜開雙眼,因為,象徵生命的天珠,就位在胸口的位置,而兩具屍體的共同的傷口,便是那已經中空的胸膛。

 

[父親......母親.......]幼小的他忘不了在今天自己出門前,父母親帶著笑容目送自己離去的光景。

 

孩子發覺不安時,是在他和玩伴玩得正開心的時候,一股不安的情緒貫穿了他的胸口,嚇得他趕緊告別玩伴,用全速趕回家;可當他抵達時,父母親早已沒了氣息,成了兩具屍體,家園也成了一片火海。諷刺的是,四周明明全是火,孩子卻感覺不到一絲絲的溫暖,反而覺得自己墜入了冰庫。

 

[......嘻嘻......原來還有一隻幼狐.......]孩子豎起雙耳,恐懼的感覺流過全身血管。

 

他想看清聲音的來源,急忙地轉身,卻被一隻巨大的手抓住了脖子,照著這個姿勢,被提到半空中。他不停地掙扎,那個男人卻只是嗤嗤的笑著:[嘻嘻......力量好弱......但是是天狐的血脈......是天狐就一定有天珠......只要有天珠就夠了......]

 

孩子絕望地看著男人,雙眸逐漸黯淡,好像放棄了生存的意志,任由男人宰割。

 

就在男人動手的前一刻,空中有個黑色身影往此處俯衝下來,撞開了抓住孩子的那隻手,也將即將殺害孩子的男人撞到一旁;失去了在脖子上的束縛的孩子,沒了支撐他的力量,眼看就要掉在地上,他緊閉雙眼,準備迎接疼痛,但孩子卻感覺不到任何疼痛,反而發現自己掉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他睜開雙眼抬頭望,一名戴著眼鏡,穿著簡單的青年正義憤怒的神情瞪著方才被撞飛的男人。

 

青年對站在自己身旁的式神下令:[倉持,殺了他。不許留活口!]

 

喚名倉持洋一的式神,抽出腰間的佩刀,衝上前與男人對峙起來,速度之快,讓男人有些措手不及,先被砍傷了;將戰局交給了自己的式神兼摯友,青年低下頭看著飽受驚嚇的孩子,露出了笑容,[我叫御幸一也,是個陰陽師。你呢?]

 

孩子睜大眼睛,警戒的看著御幸好一會兒,確定對方沒有惡意之後才怯怯地開口:[榮純,澤村榮純。天狐一族。]

 

御幸摸了摸澤村的頭,拿起手帕替對方擦拭沾了一些泥汙的臉,然後認真的看著澤村,開口:[澤村,我問你。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走?]

 

澤村眨眨眼,不假思索的回答:[我願意。]

 

得到答覆的御幸愣了一下,她遠本以為會被拒絕,所以準備了一堆說服的理由,沒想到居然派不上用場。然後他樣開了更加燦爛的笑容,輕輕的拍著懷裡的孩子,看著對方安穩的睡著後,才將注意力又轉回戰場上。

 

當御幸抬頭時,正好目睹了男人倒下的一刻,他冷眼的看著倉持的長刀,直直刺進男人的胸膛,然後緩緩倒下;抱著熟睡的澤村,御幸居高臨下的瞪著那名僅剩一口氣的男人,冰冷的開口:[你將永無超生之日,傷害我所重視之人的你,靈魂必定永遠受到詛咒。]

 

從陰陽師口中說出的話是一定會實現的,在男人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後,御幸展開笑容看向已經回到自己身邊的倉持,[回去吧~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當御幸踏入自家家門時,一直在門口待命的式神對他行了個禮,緩緩的開口:[少爺,歡迎回來。]

 

御幸揮揮手,要式神起身後,並交代他,[幫我替著個小傢伙準備一套衣服,還有急救箱,全部拿到我的房間。]

 

[是。]式神一個欠身,便隱身去辦御幸交付的事。

 

在回到房間的路上,御幸懷裡的澤村不斷的受到式神們的關注,[是天狐。]

 

[少爺居然帶了一隻天狐回家?!]

 

[而且還是隻幼狐啊!]

 

所有的式神議論紛紛,但在倉持一個凌厲的眼刀瞄過去以後,四周便馬上鴉雀無聲,式神們繼續做著尚未完成的工作;當御幸回到房間時,一套淡綠色的狩衣整齊的折好和醫藥箱一起擺在桌上,甚至連御幸旁邊都擺上了一張新床,明顯就是要給澤村睡的。

 

御幸微微勾起嘴角,以輕柔的動作將澤村放在床上,在將有些磨損的衣服脫下,拿起濕毛巾先將身體擦拭乾淨,然後才包紮傷口,眼睛瞄到脖子上明顯的勒痕,御幸的眼的眼底閃過一絲厲色。

 

再三確認過所有的傷口都已經上過藥、包紮好了後,御幸才慢慢地替澤村穿上那套新的狩衣,在替澤村蓋上棉被之後,自己才進浴室去梳洗一番。

 

當御幸一身清爽的再度踏入房間時,卻傳來孩子低低的啜泣聲,嚇的她連忙跑到床邊,看見的是數名式神早已為在床邊安撫孩子,甚至連父親的式神-十二神將之一的天一都來了,而床上的孩子正不停的哭喊著:[父親,母親......你們在哪裡?]

 

所有的式神見御幸回來了便欠身往後退,給了御幸一點空間好將澤村抱起來安撫,他以緩慢又不失節奏的速度拍著澤村的背,試圖讓哭鬧不止的澤村平靜下來。

 

過了一會兒,澤村總算是安靜下來了,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環顧著四周的陌生人,然後直直盯著御幸,試探性的開口:[一......也......?

 

[我在。]御幸露出笑容,摸摸澤村的頭,然後轉頭向一直隨侍在一旁的天一道謝:[謝謝你,天一。現在沒事了,辛苦你了。]

 

[不用客氣。那麼,一也大人,容我先告辭了。]天一微微欠身,氣息就消失在房間裡。

 

澤村愣愣地看著天一原先的位置,似乎不太理解為什麼她就這樣消失在自己眼前,御幸笑著向他解釋:[剛剛那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叫天一,是我父親的式神-十二神將的其中一位,和他一樣的神將還有十一個,以後再慢慢跟你介紹。]

 

確定澤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之後,御幸看了時鐘一眼,正好是早餐時間,他稍微整理了澤村的衣服,慎重開口:[榮純,你記住喔。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只要你可以開開心心的長大,就夠了。]

 

澤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雖然自己還不太懂御幸說的是什麼意思,但他覺得只要有御幸和自己在一起,任何事一定都會有解決的辦法,開心的漾開笑容。

 

然後,澤村的肚子發出[咕嚕~]的聲音,御幸[噗哧]一聲開始大笑,澤村的臉快速脹紅,小手不停地打著御幸的胸膛,眼裡開始泛起淚光,[不准笑!]

 

御幸擦著因為笑過頭而流出來的淚水,把澤村小小的身軀抱起來,笑著說:[走吧!一起去吃飯吧!]

 

澤村綻開笑容,把小臉埋進御幸懷裡,他好像一直和御幸在一起,他好想對御幸說:

 

要一輩子在一起喔!一也!

--------------------------------------------------------------


我愛陰陽師,如果想要知道十二神將的話,建議去看結城老師的少年陰陽師,我非常喜歡呢!

五年系列晚點應該會打,這篇也許還會有後續。

終於考完期中考了,爽爽的放假~

Last but not least

如果喜歡我的文,記得動動手指點關注我喔~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