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菲安-佛系寫文

我最愛鑽A御澤,特傳冰漾大愛~~~
同時也是一個瘋瘋癲癲的業餘小說家!
目前本業是學生

鑽A御澤 五年的離別 7. 混亂

7.

 

對御幸一也而言,他還真是第一次慶幸自己不是先發;趁著澤村榮純和其他後輩一起去廁所的空檔御幸找上了監督。

 

[教練,可以耽誤你一點時間嗎?]因為不是先發,所以御幸就不急著把護具穿上。

 

[是御幸啊。有什麼事嗎?]監督對御幸跑來找自己的這件事有些訝異,畢竟今天御幸並沒有先發,根本沒必要先來找自己。

 

[是關於澤村的事,必須和您先商量一下。]事情接二連三的堆積在御幸身上,即便御幸已經盡量不把疲憊表現出來,但仍然在神情上顯現出倦容。

 

距離御幸不遠的倉持洋一聽到了御幸和監督的談話,也跑過來搭上惡友的肩膀,不由分說就是一連串的逼問:[澤村怎麼了?是不是你這渾帳又欺負他?如果是真的你就死定了!]

 

瞧倉持就是一副著急弟弟幸福的哥哥,御幸也只能舉雙手投降,[我可什麼都還沒說欸,你好歹也聽我說一下吧?],在教練的注視與倉持的凌厲瞪視之下,御幸說出今天早餐時發生的事以及澤村早上的狀況,但他最後還是選擇不說出自己的猜測。

 

[所以等一下在牛棚的時候,我會觀察澤村的情況,事狀況讓他上場,但是他本人應該會堅持要上場。]御幸聳聳肩,一臉就是對澤村無可奈何的樣子。

 

倉持挑起一邊的眉毛,完全不相信澤村會吃不下早餐;監督則稍微低頭思考了一下,才抬頭對御幸說:[我大概知道狀況了,就照你說的去做,一有任何事,馬上來跟我報告。]

 

御幸點點頭,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因為他已經聽到澤村的大嗓門了,拉著倉持就一起去找某個笨蛋投手,而御幸和倉持是真心希望事情不會太糟糕,澤村不常有心事,但一有心事就不太說出來,通常都是出現異狀大家才會發現事情的嚴重性,這點從高中時期開始就讓御幸非常頭痛。

 

今天的先發是千早涼介及另一位捕手天宮昂,在御幸的印象中,天宮是一位不多話、但卻很擅長勾起投手鬥志的一位捕手,某方面而言還真的蠻像那個名為奧村光舟的後輩呢;說到奧村,御幸這才想起那位狂妄的後輩好像是今天敵隊的先發捕手,他暗自不悅的嘖了聲,正想帶著澤村先四處晃晃時,馬上就聽到他今天最不想聽到的話。

 

[那不是光舟嗎?喂!光舟~]標準大嗓門的澤村一看到奧村,馬上朝敵對隊伍的休息區大聲呼喊,還舉起雙手用力揮舞。

 

站在御幸旁邊的倉持馬上發出怒吼聲:[澤村!不要給我在比賽前到處認親!還給我認到敵人那裡去!你不想活的事不是?],吼完,倉持還直接衝過去踹了自己的後輩一腳,見澤村還想狡辯什麼,但倉持完全不給他機會,狠狠的易手扣住澤村的脖子,以行動來堵住澤村的嘴。

 

幸好奧村好像在和隊友談些什麼,所以並沒有回應澤村的呼喊,御幸因此鬆了口氣,但心裡還是很不是滋味,他快步走到倉持和澤村的身邊,只見惡有一臉嫌棄的把澤村推到自己懷裡,然後烙下狠話:[比賽快開始了,不准亂跑!也不准在大庭廣眾之下放閃!不然比賽之後就最好當我的陪練的準備吧!],說完就悻悻然地走掉了。

 

望著倉持瀟灑走掉的背影,御幸和澤村兩人不禁面面相覷;相看兩無言好一段時間後,御幸拉著澤村的手腕,把對方拉到椅子上坐著,語重心長的對澤村說:[澤村,不管我等一下要問什麼,你都一定要冷靜喔。]

 

澤村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御幸,[你今天是怎麼了,御幸?感覺從出門之後你就一直怪怪的。]

 

[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再說,澤村,你最近是不是都沒什麼食慾?你老實說。]御幸深深地希望自己的猜測一切都只是猜測。

 

澤村心裡暗叫不妙,勉強扯出一絲笑容,[沒有啊,真的只是今天不太舒服,你不悅這麼擔心啦!御幸老媽。]

 

御幸看了澤村一眼,嘆了口氣,站直身體後對澤村說:[等一下比賽的時候我會視情況決定要不要讓你上場,但是只要你有一點點的不是,就算監督讓你上場,我也一定會阻止你。知道嗎?]

 

澤村一楞,原本以為御幸會想盡辦法阻止自己上場,可對方還是願意給自己機會,他感激地看著御幸,御幸則伸出手摸摸澤村的頭以示鼓勵。

 

然後,比賽開始了。

 

千早今天的狀況還不錯,靠著球威和捕手的配球在第五局為止始終讓對手三上三下,但在六局下半時,被對方主砲擊出一支全壘打後,連續投出四顆壞球,保送了一名打者,這時,教練團終於有了動作。

 

[投手千早涼介與捕手天宮昂下場休息,由澤村榮純與御幸一也上場遞補。投手澤村榮純選手,捕手御幸一也選手。]

 

在澤村走出牛棚時,觀眾席傳來巨大的歡呼聲,可見有非常多人是衝著澤村來看比賽的;御幸拍拍正在向觀眾揮手的澤村的肩,要對方不要太激動,澤村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御幸把所有內野守備人員召集到投手丘,開始說明守備重點:[澤村,你一開始就全力投吧!不要管跑者了,專心對付打者。必要的時候我們就抓雙殺。好好相信後面的守備,不需要有太多的顧慮!了解嗎?]

 

 

[了解!]

 

御幸將隊友們解散後便自己跑回本壘蹲了下來,帶著寵溺的眼神看著投手丘上的澤村;這五年來,他不只一次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無法和澤村在球場上搭檔,過往澤村耀眼的表現始終歷歷在目,他也不是沒想過要去申請入札,也不是害怕自己無法通過測驗,而是害怕自己萬一沒被R隊選上的話,他不知道要怎麼辦。爭當御幸準備要放手一搏的時候,澤村就回來了。

 

澤村照著御幸的指示,一球又一球的投到了精準的位置,把打者耍得團團轉,很快地就兩出局了。但下一名打者,澤村要面對的是他高中時期的捕手後輩兼搭檔-奧村光舟,御幸微微皺眉,站上打擊區的奧村眼神不停有意無意地看向御幸,看在御幸眼裡簡直是赤裸裸的挑釁。

 

澤村完全看不出本壘兩名捕手之間的明爭暗鬥,他只是對御幸遲遲不下指示而感到焦急,他心想:[是不是因為光舟跟我搭擋過,所以御幸在考慮要正面對決還是要保送抓雙殺。]

 

然而事實總是與猜測相反,實際上御幸和奧村兩人正在互相大眼瞪小眼,由此御幸可以百分之百確定奧村根本還沒放棄追求澤村。

 

御幸不再理會奧村那熱辣辣的視線,將注意力放回[如何解決打者]這件事上;奧村熟悉澤村的各種球路,保送他解決下一個打者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正面對決或許更合澤村的意。

 

在天人交戰之下,御幸還是選擇了先試探一下,對澤村call了一顆膝蓋高度的內角卡特球,果然,奧村出棒了,雖然有打中但也出界了。

 

經過許久的纏鬥,澤村最終以外角變速球解決掉奧村,結束了這局。

 

回到休息區時,澤村早已冷汗涔涔,但御幸沒有心思去顧及澤村的狀況,因為下一名打者是他;身為隊長兼第四棒,他必須趕快串連打線,好讓澤村可以輕鬆一點。

 

御幸站上打擊區,仔細的觀察球路,然後大棒一揮。坐在休息區的澤村只聽到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當他抬頭時,御幸正高舉右手跑壘,而求已經被打到看台上了。

 

比賽來到了尾聲,只要守住這個半局,今年的總冠軍便是屬於A隊的。

 

御幸給了澤村一個內角變速球的暗號,投出之後全場都沒聽到球棒打中球的清脆聲響,反而聽到球飛進手套的沉重聲音;那一瞬間,空氣凝結了,沒多久觀眾抱出巨大的歡呼,所有A隊的隊員也跟著衝上投手丘。

 

站在投手丘上的澤村卻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就這樣毫無預警地島在御幸懷裡;見到一向活潑的澤村倒下了,眾人也著實嚇到了,趕緊叫了救護車。

 

御幸心急如焚地跟著坐上救護車,一路上緊緊握著澤村的手,

 

[榮純,你千萬要平安無事!]

---------------------------------------------------------------------

終於啊!!!

好久不見了,最近我的事情真的很多,所以有點拖到。

這個系列也接近尾聲了,有沒有很不捨?

至於結局,請容許先讓我賣個關子,也許幾個禮拜後就看的到囉~

很多人問我有沒有要出本子,但是我真的沒有廠商的關係,而且也沒有繪者合作,最重要的是我還是學生,經費除非爸媽資助不然根本天方夜譚。

所以等完結之後會看看會不會出本,好好期待吧~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