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菲安-佛系寫文

我最愛鑽A御澤,特傳冰漾大愛~~~
同時也是一個瘋瘋癲癲的業餘小說家!
目前本業是學生

鑽A御澤 五年的離別 8.求婚

8.

 

當倉持洋一踏入某間單人病房時,當下只有想把某個掛著黑眼圈的捕手大人踹回家,要他好好休息在回來,但倉持終究還是忍住了,畢竟最想在那令人不省新的笨蛋後輩醒來時第一時間陪在他身邊的,莫過於自己的惡友御幸一也了。

 

倉持無奈地搖搖頭,御幸真是完完全全栽在目前正躺在床上的笨蛋手裡了;把手上的食物隨手放在桌上,走上前拍拍御幸的肩,[醫生不是說這幾天就會醒來了嗎?先吃點東西吧,不然澤村醒了之後又要找我哭訴了。]

 

御幸的眼睛仍然裡不開澤村榮純,哪怕是一公分的距離,然後他默默地開口了,[澤村他......什麼都沒對我說......],即使自己身為隊長,再怎麼焦慮、再怎麼繁忙,他都應該要多注意一些澤村的身體狀況,不只是因為自己身為捕手,更是因為自己是澤村的戀人;放任澤村為了不增加自己的煩惱而選擇隱瞞自身的身體狀況,但他也明白,如果澤村真的說出口了,他一定不可能讓澤村就這麼上場。

 

倉持不禁扶著有些暈眩的頭,心想:[我的天,又來了。這兩個人真的是一個比一個還要不省心,可不可以放過我這個可憐的游擊手啊?兩位投捕搭檔大大!],最後倉持再也受不了了,用手指著澤村,對御幸怒吼:[你再不給老子去吃飯,我就把你鎖在外面,等到澤村醒了再放你進來!]

 

看著火冒三丈的倉持,御幸也明白自己鬥不過現在正在氣頭上的惡友,摸摸鼻子就離開床邊移動到桌邊吃東西了。

 

御幸手上的漢堡剛吃了一半的時候,床上的澤村就發出了些微的動靜,御幸立刻丟下手上的食物衝過去巴在床邊,直到澤村睜開雙眼,一臉迷糊地看著他,御幸幾天以來一直提著的心中那塊大石頭才被放下,疲憊感瞬間全部湧現,但他仍打起精神,牽起澤村的手放入自己的手心緊緊地握著。

 

[御幸......]澤村不捨地看著強忍淚水的御幸,他不清楚比賽結束之後到底發生什麼是,但看著御幸憔悴的臉龐,澤村明白了自己一定是一切的起源。要不是因為自己的任性,御幸也不會變成這副德行。

 

御幸拍拍澤村的手背,和倉持兩人合力把澤村浮起來讓他坐在床上,然後從口袋裡拿出準備許久的一個精緻的小盒子,當御幸將盒蓋打開後,裏頭躺著一枚銀色的戒指,御幸笑著對澤村說:[榮純,我們結婚吧。讓我給你一個家。]

 

澤村的淚水再也止不住就這麼潰堤了,他哭著點點頭,看著御幸把銀戒套入自己的手指,然後被自己最愛的人緊緊抱入懷裡。

 

此時門口傳來敲門聲,原來是不知何時溜出去的倉持帶著澤村的主治醫師回來了,御幸連忙退到一旁,好讓醫生檢查澤村的身體狀況。

 

[澤村先生的狀況良好,但是由於目前胎兒尚未穩定,而且又是雙胞胎,所以任何激烈運動必須完全的禁止,還必須定期回診,否則不只孩子,連母體都會有一定程度的危險。],醫生在看完診斷資料之後,對御幸說:[這陣子最好待在家裡靜養,今天就可以出院了,麻煩請至櫃檯辦理出院手續。]然後就逕自離開了。

 

御幸去辦出院手續,而倉持則是留在病房裡協助澤村整理帶過來的簡單行李,一邊整理行李,倉持一邊對澤村說:[你這次可真的把御幸那傢伙給嚇壞了,而且這麼重要的事情你居然瞞他這麼久。好險這次沒出事,要是你有一個什麼三長兩短,他死都不會原諒自己。]

 

聞言,澤村也只是低聲回應:[他是隊長,又是正捕手兼第四棒,他已經有夠多事情需要他去操煩了,何況冠軍賽在即,我真的不希望他又要為了我的事更加操勞。]

 

倉持嘆了口氣,心想:[認識她們這兩個笨蛋絕對是我這輩子最後悔的選擇。]

 

三天前,也就是澤村被送進來的那一天,倉持一直陪在焦慮自責不已的御幸身邊,別說是其他根本和澤村不太熟的隊友了,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那個一向活蹦亂跳的笨蛋後輩會有在自己面前倒下的一天。

 

事發當下御幸臉上無助的神情倉持更是想忘都忘不了,平常總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態度,即使比賽輸了,御幸也是撐起笑臉鼓勵大家;但唯有碰上與澤村相關的事,平時的從容與理性才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沒多久,一名醫生從急診間走出來,開口就問:[你們誰是患者的家屬?]

 

御幸馬上從椅子上站起來,[我是,請問澤村怎麼樣了?]

 

[患者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肚子裡的胎兒也保住了,但是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要留院觀察。]醫生翻著手中的資料,這麼說道。

 

[等等......你說的胎兒,是甚麼意思?]御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當下的表情只能用被雷劈到來形容。

 

醫生眨眨眼,[你不知道?這名omega已經懷孕兩周了,而且還是雙胞胎。你們今天有比賽對吧?患者昏倒的主要原因就是過度激烈運動,而且長期處在一個高壓力的環境下,要是一直維持精神緊繃的狀態在久一點,孩子有可能就不保了。]

 

御幸無力的癱坐回椅子上,臉上的表情說明了他還沒接受這突如其來的事實,[榮純他......懷孕了......他懷了.....我的孩子。]

 

[等一下我們會將患者移至普通病房,大概兩、三天後就會醒了,你們可以進去了。]說完,醫生便離開了。

 

倉持和御幸兩人一前一後的進入急診間,尚未清醒的澤村就躺在純白的病床上,臉上恢復了些許的紅潤,呼吸也不再急促了。

 

這時御幸的手機響了,上頭顯示是奧村光舟來電的,御幸按下通話鍵,把手機放到耳邊,[喂,奧村,有事嗎?]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平淡的回覆:[御幸前輩,澤村前輩他沒事吧?]

 

[已經沒有大礙了,但是還需要留院觀察幾天。],御幸並不打算馬上把澤村懷孕的事告訴奧村,也許只是因為他單純看這位後輩不順眼而已。

 

雙方沉默了好一會兒,正當御幸準備掛掉電話時,奧村又開口了:[其實澤村前輩前幾天有打電話給我,雖然前輩要我保密內容,但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要跟御幸前輩說一聲。]

 

[澤村說了什麼?]御幸沒發現,自己的嗓音已經變得此乾澀。

 

[前輩很高興地對我說他懷孕了,而且還是你的孩子,自從你從青道畢業之後,我已經很久沒聽到前輩這麼開心過了],奧村沒對御幸使用敬噢,但御幸也反常的沒抗議,反而無聲地催促奧村繼續說,[前輩有和我說他還不會告訴你他懷孕的事,但我完全沒想到你會沒有有所察覺,甚至還讓前輩站上今天的投手丘。]奧村的口氣雖然平淡,卻也交雜著明顯的怒氣。

 

御幸完全啞口無言,仍然聽著奧村說話,[請御幸前輩好好照顧澤村前輩,因為無論我多麼努力想追上你,唯有這個我無法追過,就這樣,再見。]

 

御幸默默地把手機收起來,垂頭沉思,一直在一旁的倉持只是不發一語地等著惡友開口,不久,御幸終於下定決心了,他對自己的摯友說:

 

[倉持,我要跟澤村求婚。]

------------------------------------------------------

聖誕節快樂啦!!!

用這篇當作聖誕節給的糖吧,我實在無力去寫賀文了。

雖然我放話再一篇完結,但是我太低估了我拖劇情的能力了,再一下就完結了啊啊啊啊啊!!!!!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