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菲安-佛系寫文

我最愛鑽A御澤,特傳冰漾大愛~~~
同時也是一個瘋瘋癲癲的業餘小說家!
目前本業是學生

鑽A御澤 五年的離別 9. 未來

9.

 

御幸一也和澤村榮純結婚的消息透過傳播媒體以及八卦的眾友人很快就傳開來了,不少粉絲們的玻璃心碎了滿地,例如:

 

[我的御幸!!!]

 

[我可愛的小天使嫁人了!!!!]

 

[我的老公死會了!!!!!]

 

諸如此類的話語在各大社群平台上洗版,但是他們也只能忍住悲痛,向新人給予祝福。

 

婚禮簡單但卻十分隆重,來的賓客名單從青道時期的隊友們,到遠從美國來的澤村在大聯盟的隊友,兩人目前的隊友,以及成宮鳴、原田雅宮,連楊舜臣都趕到日本參加。

 

婚宴上,御幸被倉持洋一等人包圍住狠狠地灌酒,以此來發洩心中的吶喊:[老子都還沒結婚,你這個令人唾棄的黑心四眼居然已經有小孩了!]

 

而澤村則是因為懷孕所以逃過一劫,做在一旁默默地看著老公被前輩們不斷地灌酒,旁邊還有摯友小湊春是陪著自己;只是澤村在看到自己那依舊滿出來的碗,終於還是忍不住抱怨了:[欸,小春,你可不可依不要再夾東西給我了,我已經快吐了!]

 

小湊接收到澤村的怨念,妥協的把筷子放下了,但還是堅持地說:[但是榮純你現在一定要多吃一點,不然御幸前輩會擔心的。]

 

[是、是、是......我知道了。]澤村隨意地回應了小湊,看著碗裡如山的料理,埋頭開始任命的消滅它們。

 

抓到時機從人群中逃出來的御幸,扶著微微發疼的頭,一屁股坐在澤村旁邊的座位上,拿起桌上的水就往嘴裡灌,小湊見狀連忙關心,[前輩還好嗎?哥哥他們好像有點太過火了。不然前輩先帶榮純去休息,他好像有點累了。]小湊指了指頻頻打呵欠的澤村。

 

御幸點點頭,揹起已經有點在打瞌睡的澤村,和後輩打聲招呼之後就往事先準備好的房間走去。當他們進到房間時,澤村早就已經睡到不省人事了,見狀,御幸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把澤村放在床上,撥開他蓋在臉上的髮絲,御幸露出複雜的表情看著對方還是平坦的腹部,輕輕地撫摸著,彷彿在對待世間上最珍貴的珍寶一般。

 

御幸閉上雙眼,腦還裡浮現了他與澤村以及尚未出世的孩子們一家四口未來的生活光影;御幸沒發現的是,他在不知不覺中露出了從未有過的幸福笑容。

 

在櫻花紛飛之際所許下的約定,和過往的種種承諾,如今都一一實現了,即便並不是一切都很順利,也曾跌倒過,但他們現在的確緊緊抓牢了他們所希望的未來。

 

兩人憶起攜手走過了千萬個季節,是當初御性與澤村的約定;把自己託付給對方,用生命許下承諾,是現在的真實;首富孩子,陪伴他們走過無數的春夏秋冬,ˋ在遙遠的未來、未知的冀望。

 

一年後,澤村再次站上了睽違一年的投手丘,手裡握著本季的最後一顆球,和蹲在前方的御幸交換了暗號之後,澤村甩出手臂奮力一投。

 

時間彷彿被放慢了速度,澤村看到了御幸綻開燦爛的笑容,主審的那聲[好球]被四周的尖叫聲掩蓋,隊友們紛紛衝上投手丘把澤村往上拋;A隊再度奪下總冠軍。

 

澤村因為被眾人拋到有些頭暈,所以由御幸攙扶著回到了休息區,但兩人仍然笑的不亦樂乎;提起背包後,兩人雙雙走出休息區,等著他們的不外乎是大批的記者,一看到澤村和御幸走出來,所有記者連忙擠上前去詢問:

 

[澤村選手,這是你回日本後第二個冠軍獎項,請問你有什麼感想?]

 

[很開心,這次終於可以好好慶祝了!]澤村笑著回答。

 

[御幸選手,澤村選手因為懷孕所以有一年是完全休賽,但是今天仍然有很出色的表現,關於這點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澤村一個月前就已經回到球隊進行調整,過程中都進行得不錯,也沒有特別的狀況;今天也因為很久沒有比賽了,所以特別亢奮,沒有太大的失誤就值得誇獎了。]御幸說完,還不忘看了澤村一眼。

 

察覺了御幸的視線,澤村果然馬上炸毛了,[臭御幸,你說什麼!?]

 

御幸連忙安撫自家老婆,[抱歉、抱歉,別生氣啦~]

 

另一名記者又提問了,[請問一下,御幸選手和澤村選手你們兩人一年前便宣布結婚,但是為什麼澤村選手並沒有改姓?]

 

御幸指著澤村回答:[他說在比賽的時候有兩個御幸會不知道在叫誰,所以他堅持不改。]

 

這時澤村的手機響了,他接起來簡單的答覆幾句後,對御幸說:[該走了,小春他們在等我們。]

 

御幸點點頭,牽起澤村的手婉拒了記者們的追問,往出口走去。

 

在出口,小湊推著嬰兒車等著御幸和澤村,一看到兩人便迎上去,[御幸前輩、榮純,恭喜你們。]

 

[謝謝你,小春。]

 

嬰兒車上的兩個孩子一見到爸媽,開心地伸出小手,討著要抱抱。

 

澤村抱起哥哥御幸純一,而御幸則抱起弟弟御幸榮也,澤村笑著問:[今天有沒有乖乖聽叔叔的話啊?]

 

告別了小湊,御幸和澤村帶著兩個孩子會到了新買的家;為了讓孩子以後能夠有更多的空間活動,兩人砸了大錢買了一間獨棟的別墅,雖然那廣大的庭院目前是澤村投球的場地就是了。

 

平凡的生活,是御幸和澤村的小小祈許;看著孩子們成長,是兩人心裡最大的欣慰。

 

 

十五年後,青道高中棒球部站著一排新生。

 

[我叫御幸純一,想守備的位置是捕手,目標是打進甲子園。]

 

[我叫御幸榮也,想守備的位置是投手,想要和純一哥一起稱霸甲子園!]

 

高島禮和片岡鐵心兩人勾起了嘴角,彷彿在兩名學生身上看到了多年以前某對投捕搭檔的身影。

 

[看來這屆的表現會很值得期待。]這是高島禮最後給的評論。

 

-END

------------------------------------------------------------

我爛尾了.......

好啦,五年系列終於完結了,番外等幾天我就會打了。

完結了其實有點捨不得,還有很多故事想說,但是一個故事總有結束的時候,所以我們下篇見囉!

#小米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