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菲安-佛系寫文

我最愛鑽A御澤,特傳冰漾大愛~~~
同時也是一個瘋瘋癲癲的業餘小說家!
目前本業是學生

特傳 冰漾 光影交錯 第三章

過了幾天後,褚冥漾終於完成了要給友人們的邀請函,趁著午餐時間,他帶到了白園分送給友人們。


“週末,妖師本家有祭典,邀請函,給你們的。”


“哇!是祭典欸~喵喵要穿最可愛的衣服去!而且漾漾做的邀請函好漂亮,下次漾漾再教喵喵做!”米可蕥興奮的拿起邀請函看了又看。


千冬歲則是習慣性地推了推眼鏡,”妖師一族的祭典據說一定要由本家的人邀請才能夠參加,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和萊恩都會去的。”


而一直在一旁隱身的萊恩則是現身點頭表示會去之後,繼續隱身吃飯糰,還隱約有冒小花的背景。


吃完午餐之後,褚冥漾獨自一人回到了黑館,手裡拿著一封以紅色為底色銀色為點綴的邀請函,他伸手敲了敲冰炎的房門,本來以為會有人來應門的褚冥漾,在打開房門後看到的是空無一人的房間,眼底閃過一絲的失落。


“學長?”褚冥漾在門口喊了聲,在確定裡面真的沒有任何人之後,把邀請函放在客廳的桌子上後便離開了房間,還不忘順手關上房門。


直到半夜,冰炎帶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了黑館,看到了桌上那封邀請函,打開之後看了看內容,最後看到最底下的屬名,冰炎那冰冷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的溫柔,嘴角也在不知不覺間勾起了一個漂亮的弧度。


一年一度,妖師們的”翠月祭”,妖師一族上上下下忙得不可開交,而身為主祭的褚冥樣更是在祭典開始的前兩天就向學校請假,回到妖師本家協助準備。


當米可蕥等人藉由邀請函上的移動陣抵達了妖師一族的祭祀之地時,負責引路的式神早已恭候多時,他不卑不亢地傾身向前,開口:”少爺的朋友們,歡迎來到祭祀之地,請各位隨我來。”


在前進的過程中,式神十分盡責地向千冬歲等人介紹著,”翠月祭是妖師一族一年一度的祭祀大典,舉行時間皆由族長占卜而定;但由於當代族長身分特殊,所以本該由族長擔任的主祭一職,在十年前就一直是少爺擔任。”


“可是漾漾的年紀不是三位族長中最小的嗎?”千冬歲推了推眼鏡。


“三位族長繼承的力量皆不同,更加深入的詳情恕我無法向各位解釋,因為族長並沒有給我權限說明這些有關妖師內部的事情。”


式神在將三人帶入祭祀前的宴客大廳之後,便化為白鳥飛走了。


當千冬歲看到坐在大廳裡的冰炎時,不禁有些訝異,”冰炎學長?”


原本一直在閉目養神的冰炎,一聽到了千冬歲的聲音,睜開了那雙如同火焰般的雙眸,向來人點頭致意。


“沒想到漾漾也有邀請學長欸!”米可蕥挑了冰炎旁邊的位置坐下,而千冬歲和萊恩也挑了附近的位置跟著坐下,在三人坐定的同時,一旁的式神也端上了茶水。


就在四人閒聊了一會兒後,一名人類走近,像冰炎等人欠身行禮,”各位族長的貴客們,我為妖師一族之人,奉族長之命前來帶領各位前往觀看祭祀之儀。”


走在路上,打破沉默的卻是一向不多話的冰炎,”我還以為又會是式神來領路。”


引路的妖師笑著回應:”祭祀之地的身處是不可有式神進入的,這個是少爺的要求,所以如果有非族人的外人要進入還是得由族人帶領,如果要硬闖就會被族長設下的幻術迷惑,永遠迷失在森林裡。”


“請問,三位族長都會參與祭典嗎?”千冬歲問。


“會的,畢竟少爺年紀尚小,況且在儀式進行時少爺是無法保護自己的,所以族長和玥小姐都會在一旁協助並進行護衛,以免有任何狀況打斷了儀式的行進。”


走著走著,就在即將抵達目的地的匙後,領路人又再度開口了,這次並不是公式化的笑容,而是發自內心的欣慰地笑著,”各位是小少爺第一次帶回族裡的朋友,見到小少爺終於願意與外人交心,所有族人皆十分欣慰,未來,小少爺就麻煩各位了。請務必讓十年前便封閉自己內心的小少爺,能夠重拾笑容。”說完,邊漾眼前的四人深深的一鞠躬。


“請別這樣,有漾漾這樣的朋友我們也很高興。”千冬歲連忙向前將對方扶起,並向對方保證,”我們一定會讓漾漾重拾笑容的。”


“時間差不多了,請各位先就坐吧。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說完,引路人便先行離開了。


沒多久,穿著一身華服的褚冥漾、褚冥玥以及白陵然在許多族人的隨侍下,緩緩地走向刻有妖師一族特有的陣式的岩石前;待族人們皆就定位之後,三人便咬破手指,用力逼出血,將血滴在陣式上。在血滴落的瞬間,就好像被什麼東西牽引似的,以血畫出了那幅陣式。


領頭的白陵然在這時開口了:”以言之靈為禮,族長之血為獻,鎮魂之祭,舞魄之品。”


語落,白陵然與褚冥玥便一同退到了一旁,把空間留給了褚冥漾一人。


褚冥漾閉上雙眸、深呼吸幾下,在睜開雙眼的同時舉起了右手,手飾上的陵當發出清脆的聲響,也代表著,”翠月祭”祭魂禮的開始。


褚冥漾有節奏地舞動著,時而向前跨步、時而旋轉身體,寬大的衣袖隨著手的動作劃出一個又一個好看的弧度。最後,順著動作,褚冥漾跪了下來,對著陣式拜了幾次,祭魂禮就正式結束了。


等到長老們接手後面的程序之後,白陵然和褚冥玥便向觀禮的來賓致意,歲及浮著面露疲憊的褚冥漾離開了;冰炎雖然想追上去,但礙於祭典尚未結束所以作罷。


直到最後的宴會,冰炎雖然看得了白陵然和褚冥玥出來謝客,卻始終沒看到屬於褚冥漾那瘦小的身影。稍早的時候,千冬歲和萊恩接到了公會的緊急任務,沒能等到褚冥漾再次現身,而米可蕥也是收到了醫療班的召集令,匆匆地離開了。


原本打算和褚冥玥打聲招呼就離開的冰炎,突然被一隻大氣精靈拉住,跟著大氣精靈的冰炎,穿過了重重的樹林;在那裡,冰炎終於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兒。


褚冥漾坐在湖畔,許多大氣精靈圍繞在他身邊,不知道是不是月光的關係,原本已經沒什麼血色的精緻臉龐變得更加的蒼白。


冰炎走到褚冥漾身邊,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褚冥漾肩上。


“我不需……”褚冥漾挑著眉,想要把外套還給冰炎,卻被冰炎制止了,”披著,晚上天涼。”


褚冥漾不滿地閉上嘴,看著被月光照亮的湖面,過了許久才再度開口:”宴會,好玩嗎?”


冰炎搖搖頭。


褚冥漾又說:”翠月祭是然設的,為了安撫十年前死於非命的族人,一旦成為了怨靈,就很容易招來鬼族,妖師一族已經不能再承受任何地傷害了。”


冰炎不發一語,就這麼靜靜地聽著。


“我的爸媽和舅舅,全部都死在那場幾乎毀滅妖師一族的屠殺中。


最後倖存下來的我們,為了保護剩下的族人們,只能選擇和無殿交易,而代價是妖師一族必須回到歷史之中,而我,也必須到學院就讀。”


“……要是十年前,我有可以保護爸媽的力量就好了……”褚冥漾帶著十年的不甘與悔恨,就這樣落下了淚水。


什麼先天能力,到頭來還不是連家人都救不回來。


在心裡這樣吶喊的褚冥漾,痛恨著自己的無能,最終選擇封閉起自己。


冰炎將幾乎崩潰褚冥漾擁入懷裡,直到了深夜,懷裡的那人沉沉的睡去,冰炎才在白陵然與褚冥玥不悅的目光下,把褚冥漾送回。


回到了黑館的冰炎,回想著今日的種種,卻成了他一夜難眠的主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