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菲安-佛系寫文

我最愛鑽A御澤,特傳冰漾大愛~~~
同時也是一個瘋瘋癲癲的業餘小說家!
目前本業是學生

鑽A 御澤 五年的離別 番外 御幸一也與雙胞胎的日常

番外-御幸一也與雙胞胎的日常

 

這天早晨,御幸一也走過雙胞胎的房門前,卻沒有一如往常地推門進去叫醒兩個昏睡不醒的兒子,畢竟剛上高中的御幸純一和御幸榮也昨晚又待在學校自主練習到三更半夜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難得的假日,御幸決定讓雙胞胎多睡一會兒。

 

但今天的家,似乎安靜地有些可怕。

 

這個家的另一位主人目前正在遙遠的美國接受訓練,身為前.大聯盟投手的澤村榮純在實在拗不過R隊總教練的情況下,答應以美國代表隊的投手的身分參加今年所舉辦的世界錦標賽。

 

幸好今年由日本承辦,所以將會在東京比賽,加上澤村再三保證只是去接受為期一個月的調整訓練,比賽期間會住在家裡後,域性和雙胞胎才依依不捨的目送澤村上了前往美國的班機。

 

臨走前,澤村還是忍不住感嘆:「要是御幸可以和我一起去美國就好了......」

 

御幸則是哭笑不得的回應:「得了吧!要是我們兩個都走了,誰來照顧這兩個小鬼?總不能再丟給小湊或倉持吧?小湊倒是還好,要是丟給倉持我們就死定了。」

 

「這麼說好像也是......」一想到倉持那凶神惡煞的臉,澤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澤村輕輕地摟了摟孩子,又和御幸淺淺的接吻後,才拖著行李箱往登機口走去;在走進去門的前一秒,澤村又轉頭大喊:「一也,我們一個月後球場見!」

 

御幸一直站在原地,直到澤村消失在自己的眼中,才帶著雙胞胎離開機場。

 

這段沒有澤村陪伴的時間哩,雖然有兩個孩子陪著自己,倒還不至於讓家裡變得死氣沉沉,但沒有澤村在的家,御幸仍然不習慣沒了澤村的大嗓門的生活。

 

以往總是兩個人一起回家,現在自己的右手邊卻少了可以牽的左手;雖然純一和榮也甚麼都沒說,但還是多少察覺到了御幸的眼睛不斷的尋找澤村的身影,而御幸也知道,這兩個自小就黏澤村的孩子,內心有多麼寂寞。

 

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的御幸,見時間差不多了,便起身往雙胞胎的房間走去,打開門後,悠悠的說:「晚一點我要去接媽媽了,你們再不起床就不用跟了。」

 

床上的兩人就好像被電到一樣,御幸尾音都沒落下,兄弟倆就已經跳下床爭先恐後地衝進浴室,當御幸帶著笑意走進廚房替孩子們準備早餐時,還隱約聽到從浴室傳出來的爭執聲,例如:「榮也你走開啦!我先來的!」,「御幸純一你再不快點就休怪我無情了!」

 

等到雙胞胎雙雙坐在餐桌邊時,已經是二十分鐘後的事了。

 

看著兒子們吃飯,御幸一面問:「你們後天有比賽吧?需要去幫你們加油嗎?」

 

「我和榮也先發,如果你和媽媽要來,麻煩帶一下墨鏡或帽子,我可不想到時候出口又被記者塞爆。」

 

國中時期的某一場比賽,純一和榮也至今回想起還是會頭疼,為了避免同樣的事件再次發生,還是提醒一下比較好,畢竟父母兩人都還是球場上的大紅人。

 

兄弟倆快速地解決掉早餐後,便火速地衝回房間更衣,御幸就趁這段時間把碗盤和桌面收拾乾淨,拿起鑰匙帶著兒子們出門了。

 

父子三人風風火火的奔向機場,下車之前,為了避免浪費不必要的時間,或者是單純不想因為可怕的球迷而耽誤到和自家老婆/媽媽的相處時間,所以御幸在雙胞胎的瞪視下戴上了墨鏡和帽子。

 

在等候區站了一會兒,目送了明顯是頭等艙的乘客,御幸父子才終於看到他們朝思暮想的人拖著行李箱朝自己揮著手走過來。

 

純一和榮也走上前貼心的把行李箱從澤村手中接過,澤村開心地摸摸兩個兒子的頭,然後轉向撲進御幸的懷裡。「一也,我回來的。」

 

御幸蹭了蹭懷裡的愛人,「歡迎回來,榮純。」

Fin.

--------------------------------------

番外放上來了,其實很早就寫完了,只是一直抽不出時間打。

希望大家會喜歡我所賦予的結局,其實還有很多想寫,但是放在腦海裡的畫面總是令我下不了手。

我們下一篇再見。

#小米

评论(5)

热度(47)